叶修家的邱非

苏白亦。全职厨。新晋文手。其实是个画手【就是没有画。

【巍澜】我爱你


*沙雕老梗
*没有肉 没有车 只有ooc
*严重ooc预警!

当明鉴的秒针刚转完了一天中的第1080圈
赵云澜已经循着饭香 踏进厨房
从后方揽住了因为做饭时的温度被汗水微微浸湿而显得格外诱人的腰
“沈教授,饭好了?”
“嗯,放…放开。”
赵云澜不安分的手在腰上轻轻捏了一下 发现沈巍的耳朵已经从耳尖红到了耳根
“沈教授,今天有这么热吗?怎么连耳朵都红成这个模样了。”
说话时的热气有意无意扫过沈巍的后颈 暧昧的气息在厨房中悄悄蔓延
“赵 云 澜”
唤他名字的声音仿佛压在喉咙深处 带着男人独特的磁性与魅力
“好好好 我不动你了 我们吃饭 吃饭…”赵云澜知道一旦挑起沈巍的情欲 自己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况且他还没那么饥渴呢。

“诶 沈教授 你回答我个问题嘛…”
“说”
“咳咳 如果 我是说如果 这个地球上的人都死了 只剩下来俩个人
他们一个叫我爱你 一个叫我恨你 有一天 我恨你死了 那剩下的那一个叫什么?沈教授 你说说”
沈巍脸上刚退下的红潮又犯了起来
聪明如沈巍 怎么会不知道赵云澜此话何意
纠结了一会儿
沈教授斟酌开嗓
“我…我爱你??”
说完早已满面通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教授 那叫幸存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jio赵处今天晚上不用睡觉了。

孤男寡男 同居一室<一>


◆叶邱
◆同居梗
◆大概是个巨坑 想写长一点 但是没有时间了…
◆有私设
◆ooc

叶修是在过完年后回到h市的
我们和蔼可亲的老板娘
热烈邀请前队长归队帮忙选拔新人
叶修也是这时接到叶父的电话的

“叶修啊 你刚好在h市 叶秋那公寓挺大的 你和邱非一起住吧。”

“爸… 发生了些什么??!”

叶修坐在向叶秋借来的车上
手搭在方向盘上吞云吐雾
邱父也是生意人
虽家境不比自家
但手上人脉却十分广
常年奔波在外
在邱非正式进嘉世时
二人就留了联系方式

“小修啊 以后我家小非就靠你多多担待了”

从此 叶修就肩负起邱非监护人的责任。
好在邱非也不是个不省心的孩子
叶修就仅仅参加过几次学校召开的家长会
陪他参加过几次竞赛 领过几次奖

叶修静静的在邱非借住的公寓前等着
据邱父说
邱非的公寓的住期已经到了
但邱非却一直没有再找住所
其他人他也放心不下
就拜托叶父麻烦叶修帮忙照看一下

邱非拖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从小区门口走了出来
淡定从容的样子让叶修十分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没有地方住

『这…自己教出来的 怎么和老韩一样老板着一张脸啊…啧啧啧』

叶修狠狠心 灭了还有半截的烟
拍了拍大衣
打开车门走向站在路旁
正在打车的邱非

“前辈?你…你路过吗?”
“啧啧啧 你准备去哪儿 ”
“我…我 我去我住的地方…”
邱非的语势明显弱了下来
原本紧着的一张脸露出了一丝慌张
“哦? 那走吧!”
叶修伸手拎过行李
“哟 就这些东西啊…”
边摇着头边打开后备箱
把行李放了进去
看到邱非一脸惊讶
“上车 啧啧啧 我又不会卖你 ”
他为邱非拉开车门
“快上车 对面那个警察看了我们好久了 不然还真以为我是什么坏人呢”
“……嗯”
               
“……所以前辈 我现在要和你一起住 直到我找到住的地方???”
“应该是这样吧……
或者是,你不愿意?”
叶修挑挑眉
看到拿出手机
准备给邱父打电话的邱非
叶修心里一阵不爽
“没、没有!我特别想和前辈在一起住…!”
“那就好 ”
叶修一只手脱离方向盘
摸了摸在副驾坐上邱非的头
『好软啊』
叶修不自觉勾起了嘴角

同居吗 ?

真好。

这里白亦 多多指教  谢谢你看到这里! @碎纸机  @顾此难宁 mua 我还在补作业qwq

关于相声

号外!号外!
2018戊戌狗年荣耀联盟新春联欢会
叶修携其徒弟邱非要给大家将相声了!!!
大家热烈欢迎啊!!!

其实就是在新春联欢会上
我们 一丝不苟精益求精
兢兢业业呕心沥血
诲人不倦鞠躬尽瘁
孜孜不倦恪尽职守
实事求是求真务实
严谨求实敦本务实言必有据盘根究底名副其实名实相符见微知著勇于探索勇于发问
敢为人先先知先觉先见之明明察秋毫筚路蓝缕开拓进取
不断创新开拓创新革故鼎新
百折不挠独具慧眼另辟蹊径
独树一帜标新立异
的老冯[划掉划掉 冯主席
突发奇想
用抽签决定两个战队
即兴表演节目。

蓝雨的全体表示
就算抽到他们
黄少天也可以一人表演单口相声撑起全场
霸图的全体表示
他们也有韩队的拳击表演
微草也表示
他们的年轻人可是很多的
喊喊麦尬尬舞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雷霆也有小戴
段子可谓随口拈来
烟雨也有不少美女
随随便便走个秀什么绝对没毛病



兴欣的叶修大大说
哥怎么会被抽上呢 对不对?
嘉世的小邱非同时觉得嘉世被抽到的几率没多少。

猜到结局了吗?
兴欣和嘉世双双中枪。

“hhh 天道好轮回啊老叶!!小邱非心疼你一下 ”
“邱非随便唱唱歌没问题啊 就老叶这…啧啧 能干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不是b市的吗 说说相声没问题吧?”



来自看热闹不嫌事大 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众人

“邱非邱非 那时候听得相声基本没忘吧 捧哏该会吧”
“没问题 但是…前辈 你真要说相声啊…”
“那可不是?”

叶修叶秋小时候就在四合院里长大
走街窜巷也听了不少名家的相声
长大后叶修自然保留了这个习惯
以至于把邱非也带进了相声坑
做特训时也陪着听了不少相声

“大家好 我是叶修 给大家拜个晚年 这是我今天的搭档 邱非”
“大家好 我是邱非 ”
“今儿个 咱俩就给大家讲讲相声。”
“好嘞。”
“相声可是一门语言艺术”
“没错。”
“你可知道这相声讲究些什么?”
“那您给说说?”
“那可就是——鞠躬。”

台下众人:发生了什么?

哈哈哈
这个梗来源于相声联欢会xxx
成语来源于互联网
文笔极差

这里白亦 新晋文手
谢谢你看到这里!






#叶邱##甜##就是老父亲叶修想让儿砸邱非更加开心的故事#

#叶邱##关于下雪##甜甜甜##前排售卖邱非版人形暖手宝#

『下雪了啊』
邱非拉着大包小包
从学校拥挤的人群里挤出来
原本寂静的校园被前来接孩子回家的家长们围得水泄不通
他现在要去的地方是嘉世训练营

他本就是嘉世的训练生
暑假参加了一期
因为学校的课程
平常也两周才能去参加一次训练
所以现在一放寒假
他就卷着家当
从学校往训练营里搬

视野所及之处
一片茫茫
『呵 好冷啊』
『h市还没下过这么大的雪呢』

他一边想着
一边小心地穿过车群
“邱非!这里!”
叶修正叼着烟 靠在一电线杆上
“队长!你怎么来了?!”
“怎么放心你一个小孩子大雪天走路到训练营 实在担心你出个什么事 过来接你”
他咧开嘴笑了笑 烟雾缭绕的
“训练营也不远啊…
而且
我早都不是小孩子了……”
邱非小声嘟囔着
『不过… 前辈真好』

“小邱非 怎么了”
叶修已经灭了烟
朝着他走过来
“啧啧 拿这么多东西啊 ”
叶修边说着 顺手就把东西从邱非手上夺过来
“啊…队长 我自己拿就可以了 你…你不必这样的…”
“你还这么小 拿太多东西 会长不高的”
“不用不用…队长 东西我还是可以拿的…”
“那也不行。”
叶修的态度颇为强硬
让邱非很是意外
但最终 邱非手上还是拿了一小包换洗衣物
他看看叶修提着的东西
不免感动
但是
为什么他们这么像父子俩呢…

虽然学校离嘉世并不是特别远
但路上还需穿过一个规模较大的公园
此刻公园已经被白雪覆盖
有不少的家长带着还未见过雪天小孩子们玩雪
“邱非 你也想去玩吗?”
叶修看见邱非正在看长椅上一排
用积雪而堆成的小雪人
一个个和手掌差不多大
头上顶着用绿叶做的帽子
两个眼睛小小的
颇为可爱
“啊 前辈不是 我没想… ”
“来来来 我们也来堆一个”
叶修倒是童心未泯
看到小雪人 想起了在b市时
小时候陪叶秋堆雪人的场景
更何况 他又不是不了解这个小徒弟
总是一派高冷的样子
实则骨子里还是个小孩子

在收发室把东西交给了保安大叔后
叶修就带着邱非走进了小孩子们的场地
“啧 看起来挺简单的啊 怎么干起来这么难啊…”
叶修望着手上的一坨冰
不免出口抱怨
“前辈用的力太大了。”
邱非面前倒是堆好了一个小小的雪人
“额…这是我吗??”
“是啊”
邱非倒是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叶修望着这个叼着勉强算是烟的树枝 头和身子半斤八两的雪人①
觉得自己能认出来真是 几世修来的福分【啊 并不是 划掉划掉。】 思过一
但 他也好久没见过这个少年老成的小徒弟好好的笑过了

“邱非 你现在翅膀硬了啊 真皮啊”
话语刚落
叶修就抓起树叶上的一坨散雪
朝邱非丢了过去
雪碰到邱非的围巾
散开 旋转 最后跌落在地上
“前…前辈??!”
还蹲在雪人前继续改造的邱非被砸的一脸懵逼
随后就发现 如果他再不躲或者反击
他可能就会成为一个等身雪人
于是他也随手抓起一捧雪
朝前辈摔了过去
雪在叶修的头上开出了一朵灿烂的白花
叶修没想到邱非如此耿直
不禁被冻得『嘶』了一声
“前辈!没事吧…”
“前辈 都是我不好…”
邱非用手去掸前辈头上的落雪
“前辈…”
手却被叶修轻轻握住
“我又没事 激动什么 手倒是暖和 给我暖暖啊”
叶修才不忍把刚逗笑得小徒弟弄哭
又捏了捏邱非温暖的手心
“我又没怪你 本来就是我先想和你打雪仗 乖 …
你看 还是年轻好 手这麽热乎 以后比赛你就可以随队 找个人形暖手宝②这种工作干干 不像我 以后出去只能打打比赛…”
“那我以后也只会当前辈的暖手宝啊…”邱非小声嘟囔
“好啊 走吧 我的暖手宝。”

关于①:emmmm…是原文中虚胖的体现…但在我眼中 叶修永远最帅!!!!↑叶吹上线
关于②:这个梗 出自我和我同桌 本来是想说除了xx这条路 你还能当暖手宝
但是 在这里 邱非还是一心想要进职业圈并且待到他退役 就老了 所以就随便唠唠…

/早早早 这里白亦 新晋文手 多多指教!希望dalao指点!
















【王喻】飞蛾扑火与恒星

dalao好厉害 打call  好羡慕…

碎纸机:

给我凉 @温二凉(不更完九张机不改名 的生贺!(



*你并非孤单一人



    这家书店坐落于城区三环外的巷口,说不上偏僻但亦与繁华不着干系。人们会在某些日子里三三两两将脚踏入店铺的门槛,但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在出门时钱包中的钞票数量并不会减少。以至于作为店主的你一月的收入到了月底除了满足温饱外所剩无几,还是在生活算不上奢侈的基础上建立的,以至于有时候连你自己都会怀疑开这家书店的意义所在。


    有人说过在戏台上可看到人间百态,殊不知这道理在书店中同样适用。你会见到各式各样的人,其中大多数是已婚妇女,持着搞科研的态度一丝不苟地挑选着烹饪大全或是育儿经。当然这并非代表你对她们太过关注,毕竟作为一名未婚男性,对这一领域有太多的兴趣定然有欠妥贴,仅是由于她们彼此间包含着耐心与慈爱的窃窃私语总会传到你耳中罢了。还有的是孩子,他们往往是在店里耗费时间最多的那一类人,时间允许的情况下他们甚至可以在书架前待上一个下午,尽管付账时站在家长背后的他们手里的辅导书,或者试卷,并非能像让他们耗费冗长时间的书籍那样让其开心起来。还有的人——当然是极少数,带着高度数的金丝眼镜,一副老学究的做派,向旁人高谈阔论展示自己的博学,却在对方礼貌地请求推荐几本书时张口结舌。


    喻文州显然不属于上述的任何一类。他会在每天的七点二十分走进书店的大门,然后在打烊前五分钟离开,甚至还会微微整理一下凌乱不堪的书架。他喜欢坐在窗边,在冬日的夜晚玻璃上会凝结一层水雾,书页翻动的速度和他呼吸的频率成正比。他似乎偏爱于古典名著,那些被堆在书店的角落、除了应付考试的学生们以外无人问津的、早已被尘封在光怪陆离的快节奏城市生活下的物品。他看书的速度很快,两个小时足以让他结束一本厚度约为三厘米的书籍。他偶尔也会翻阅其他的种类,以科幻和推理居多,和他的气质很搭调。在读书的间隙他会抬起头朝你的方向瞥上一眼,然后扬起嘴角礼貌地笑笑,然后继续将目光投回书本。你一直像弄明白他微笑的对象是你,还是仅仅是收银台背后的墙上满是无意义色块的挂画——你有时也会好奇于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全无交集的人的目光如此在意,这可真够荒唐的。


    也许你对他有些过分关注,但对他的观察又似乎是无意之举——大概是由于他的举止的确与其他顾客迥乎不同,才使你不同寻常的态度变为顺理成章。


    他的确是个奇怪的人,最终你这样概括道。


   



    现在是二月十八日晚上九点零五分。


    喻文州在翻过最后一页纸张时站起身,把凳子推到了桌下,然后手拿着两本书(他刚才翻阅的那一本和书架上的另一本),朝着你的方向走来付账。你注意到他手上的书名,是《太阳照常升起》和《永别了,武器》。


    “你喜欢海明威?”


    在低头找钱的时候你忽然就来了这么一句,像是旧日的老友,却很久后才意识到这是你们之间的第一次交谈。


    十分钟之后你发现他是个健谈的人,而他的这种健谈并非体现在口若悬河喋喋不休。他话不多,甚至在旁人看来更像是一位聆听者,但当开口的时候从喉咙深处吐出的言语却常常一语中的。现在你早已忘却你们谈话的内容,但却清晰的记得对方谈话时的神态以及一举一动,甚至包括他喉结颤动的频率与指尖叩击柜台发出的声响,这一事实正因其毋庸置疑而荒谬。


    在回答完你的最后一个问题后他向你道了别,然后把书装进塑料袋里走出了店门,在一只脚踏出门槛时又转头朝你笑了笑。


    “和你聊天很开心,王店长。”


    现在是二月十八日九点十六分。




    你曾听人说过每一场谈话都是有预谋的,如果这句话是真的的话,那么你与喻文州的交谈大约就是一个契机——一个了解对方的契机。或许这么说有些太过于自私,可纵然谁也不愿承认这一点,他还是在这家小书店中潜移默化地发生着。


    在那天之后你们的关系自然而然地亲近了起来,或许用不甚疏远来形容更恰当。你们平均一天会聊上十五分钟,话题众多,从最初的读书的喜好一直到现在的生活琐事,有时候你甚至会怀疑自己的目的性是否太过明显,尽管你自己也不知道目的何在。


    但你就是想了解这个人,没有原因。


    你记得他告诉你关于他的一切信息:他的年龄,职业,家庭成员,你还记得对方走路的姿态,读书的偏好,着装的风格,甚至是喜欢的薄荷硬糖的口味,还有喜欢的乐队主唱的姓名 。


    但是你们之间肯定是没有信息对等这一说法,喻文州不经常提问,而你也不会在对方询问之前介绍自己的个人情况,这未免太过突兀,不过他对你的了解似乎比你想像的还要多些。


    这比你预期的好得多,你这么想着。






    街上的雨下的有些大了,水滴击打水泥砖块发出的声响与店内的书页翻动声混合到了一起。店内只有喻文州一个人了,毕竟在这种天气里,没有什么人会舍弃躺在松软的沙发里,斜靠着暖气管道看电视的机会跑到潮湿冰冷的书店里来。你看了看钟,知道他现在会收拾东西离开,就和以往一样。


    他没有带伞,你朝他瞥了一眼,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不能怪他考虑不周全,毕竟在两个小时前还没有一点降雨的征兆。你在他站起身的同时走到他的桌边,他有些诧异地看着你,等待着你下一步准备说些什么。


    “外面下雨了,要不要过一会儿再走?”


    停下,王杰希,你可真是疯了——你腹诽自己,这一举动显然太过突兀,你不敢想象对方在听了这句话会作何反应。


    然而事实却证明你仅是想的太多,惊讶的神情在他脸上出现几秒后便换成了一副笑颜。


    “那真是麻烦你了,王店长。”


    你搬了把椅子坐在他的身边,却始终一言不发,大概是因为你不知道在这种气氛下该如何挑起话题,因此你仅是拿了一本书漫无目的地翻着,视线却始终无法停留在书页上,估计这样下去在你翻完整本书以后连主人公的名字也记不住。


    桌面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只残缺了翅膀的飞蛾,在你准备把它扔掉的同时喻文州也抬起了头,视线同样停留在那只死掉的昆虫身上。


    “我该换个冷光灯了。”你歉意地笑笑,然后抬头看着头顶发着昏黄光线的灯泡,还有几只飞蛾环绕在它的身旁。你低下头,视线正好对上对方的眼睛。


    你想起曾在一本书里看到过,飞蛾为追求光和热,将身子扑向灯火,终于死在灯下,或浸在油中,夸父追赶日影,最后渴死在旸谷。现在你注视着他的双眼,你似乎看见了灯火——或是说恒星,还有那周围几乎湮灭成一撮灰的飞蛾的残骸。几秒钟后你把视线移了开来,继续投在那本你记不清书名的书上。


    雨停后喻文州向你道了谢,之后把椅子推回到桌子下,朝你笑了笑离开了书店。你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把飞蛾的尸体扫进了纸篓,还有桌角的一颗被压碎的薄荷硬糖


    那天晚上,你梦到了恒星。





    从那个雨夜之后喻文州就再也没出现过,他在电话里告诉你他的实习期结束了,现在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你祝他工作顺利,握着话筒却有些莫名的怅然若失。


    在此之后你们还保持着联系,在入睡前的那一小段时间打一通电话唠唠家常,像是一对熟识多年的好友,甚至是比好友还更亲近的关系——但你从未往这方面想过,就好像你从未打算告诉喻文州你爱他一样。


    那天入睡前你扫了一眼手机,显示的是二月十日,是喻文州的生日。你翻开通讯录找到他的名字,想了想在对话打下一句话。


    「生日快乐,文州。」


    或许这个称呼显得太过亲密,你想修改一下却不小心点到了发送。你只好自暴自弃地往床上一倒,心里只期望他再别多想。


    就在你把头埋进枕头里的同时你听到了短信的提示音,点开短信是对方熟悉的语气,带着礼貌又似乎有若有若无的疏离。


    「谢谢你的祝福,王店长。」


    「我很开心。」


    然后在你准备回复的同时一条消息又顺着微弱的电磁波信号传了过来,让你的手指一时间有些发颤。


    「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我更希望能叫你杰希。」





    现在是个雨夜。


    店内空无一人,和那日别无二致。离打烊还有两个小时,但你相信这样的天气里不会有顾客光临。于是你站起身,准备关上店铺的门。


    在走到门口的那一刻,你看到了一个微笑,残缺了翅膀的飞蛾,被压碎的薄荷硬糖,还有恒星。


    “外面下雨了,介意我在这避会雨吗,杰希?”


    你感到喉咙有点干涩,竟一时间发不出声音来,你只是凝视着他恒星一样的黑眼睛,努力使自己的声线保持平静。


    “不胜荣幸。”你说。









(我终于赶在死线上写完了!!!(。大概就是两个文艺青年双向暗恋的故事,把老王写的这么少女我的锅(啥 后面实在没时间了所以写的超级粗糙我面壁,总总总之希望你能喜欢!!!(溜)


   
   

当我们有了孩子 【全职魔道篇 。

#借梗#
#如果全职厨们/魔道厨们有了孩子 世界会变得多么恐怖##主全职#

大家好 我是一名全职/魔道厨。

然后 我成为了一名
光荣的 误人子弟【bushi 含辛茹苦
勤奋严谨
的小学老师
并且 带一年级的小朋友们。

但是

能不能
想到
我拿到花名册时的woc

『emmmm 这么秀气的女孩子 造了什麽孽 要叫他韩文清…』
『你 是不是 叫 黄少天…
话倒是多 但 你 为什么
钟爱 秋葵…』
『还有你们俩…
一个蓝湛 一个蓝忘机
你们 是不是 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啊…』

麻烦各位想一想
当联盟的所有人都变成了小孩子
还有俩个从魔道剧组穿越来的
是有多么恐怖

“周泽楷!你别去揪人家韩文清的小辫子!”
“黄少天!别说话了 把秋葵放下!别逼人家魏琛和蓝湛吃啊!”
“喻文州 欸欸 不是这个 第二排 对 就是你 别和柳非打架 把笔都放下!”
“王杰希 别和张新杰一起睡觉 起来!”
……
我要辞职 。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我们班上没有叶修。
所以 一下课
全班同学集体去其他年级


修。
【麻麻说了 在学校找不到叶修就不要回家吃秋葵麻麻还让我找一个叫卢瀚文的还有喻文州的不过他我已经找到了毕竟班上就有对不对…但是 麻麻居然用秋葵来威胁我你说麻麻是不是好坏…已省略…】

根据不愿透露姓名及班级的一年级二班的黄少天同学透露

唯一欣慰的是
蓝忘机和蓝湛
在隔壁班就找到了一个魏婴两个魏无羡
比较神奇的 还有一个
小名叫仙子的江澄。
所以 天天下课 只能看到走廊上天天的蓝忘机蓝湛和三只无线WiFi 以及在柱子后咬手绢的仙子啊不江澄。


你是没有经历过
家长会带来的绝望。

原来这并不是家长会
而是漫展吧!
你们是组团cos全员吗?
蓝忘机和蓝湛的父母们
你们走错片场了
魔道出门右转 蓝雨女厕所旁边
等等!
您们是来找同好的吧!
怎么还开始扩列了!

你们这样做
我都想让我家邱非转校了

不过还好我今天cos的冯主席
谁敢不听我的话
逐出联盟
看你去嘉世擦队徽
还是去蓝雨打扫女厕所
或者去买饮料也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疯了我病了 我去蓝雨打扫女厕所了

/你好 这里白亦!新晋文手 多多指教!谢谢你看到这里!继续 @顾此难宁  @碎纸机 俩位大佬 mua



【叶邱】我想你了


#叶邱##跨年##ooc#
邱非仍坐在训练室里
屏幕上是大大的「荣耀」
环顾四周
队员们都被他遣散回家陪家人跨年了
邱非呆呆的望着屏幕
『以前和叶秋前辈特训时 这两个字可是最难看到的…』

已经十一点五十了
『这么晚了啊』
『以前跨年都是和叶秋前辈还有沐橙姐一起过的』
『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啊』

十一点五十五
邱非的手机响了
“闻理啊…”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
闻理就开始说话了
“小队长跨年快乐啊!
小队长电话接的这么快
是不是准备给谁打电话啊?
是叶秋前辈吧
哈哈哈 肯定是!
那你快点打吧!
马上都零点了
加油啊小队长!”
“跨年快乐啊 闻理你别是被黄少天前辈附…”
“别和我说了 快给叶秋前辈打电话吧小队长!挂了啊!”
“……”
邱非一时语塞

他的确想给叶秋前辈打个电话
他想告诉他很多很多
嘉世现在已经出成规模了
他现在每天带队虽然很累
他也开始明白前辈那时的辛苦
但他还是特别特别开心
因为像这样
嘉世今年就能再回联盟了
     ……
这些 他都想一条一条
当着前辈的面
亲自告诉他
可惜
他猜 这是不可能的。


翻出最近才熟悉起来的电话
前辈刚置办了电话
就被沐橙姐把号码发进了群里
十一点五十八
“对不起 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请……”
邱非让电子音在座位上冷冷的响着
“呵 果然啊”
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微笑
『前辈人那么好 给他打电话的人很多吧…』

零点零分
礼炮声终于响起
同时响起的是身后的门
叶秋抖抖身上的雪
“小队长 跨年快乐啊”
“队长!?哎 不对 叶秋前辈!!你怎么来了!!”
“出来买包烟 ”叶修扬扬手中的烟盒
“顺便来看看你。”
“前辈…”
“现在一个人还习惯吗?忙的过来吗?”
“前辈 你手机…”
“啊?!哦 没手机习惯了忘了带出来 没想到新嘉世这么远啊…”
“前辈!”
“在呢在呢 怎么了”

叶修刚准备点烟的手顿了一下

“前辈少抽点烟
  还有
  我想你了。”

“我也是。”

【邱非视角原著第一章】就这样吧

#ooc##叶邱##原著向#                         

训练室的空调不给力
虽是不断的嗡鸣着
训练营成员们的手仍然被冻得通红
孙翔将来接班队长的会议上周已经开过了
按理说 今天就是交接班的日子。

邱非依然不屈不挠地握着鼠标 微红的手指在键盘上急速的敲击着
以往 叶秋应该来给他做特训了
可是…
一屋子小孩都期望知道楼下究竟会发生或者正在发生什么
吵吵嚷嚷的
总管也懒得去理这些极端躁动的小孩子
抱着手机
不想错过朋友圈里所爆出的关于孙翔任何信息
他瞥了眼训练室
果然只有邱非那孩子在做训练
可怜孩子啊…
邱非也明白自己现在所处的尴尬境地
但他并不想也不愿去说太多
他只想打好荣耀 打好比赛
为战队 为前辈

突然 一位陌生的账号发来比赛邀请
他用的是战队配备的账号卡
这个人 多半也是战队的人
没多想 他选择了接受
对方是个刺客
但对方的作战风格很是熟悉
就像…
像是叶秋前辈的…
对方开着语音
邱非张了张嘴 想说点什么
可还是堵在了嗓子眼
“是…叶秋前辈吧?”
他听到了熟悉的打火机点燃香烟的声音
“是。”
“那前辈你为什么…”

为什么要离开嘉世啊?!

没待他说完 比赛已然结束
大大的显示在屏幕上
他好像听到沐橙姐的声音
然后 就只剩下一片寂静
对方的输入栏里只有两个字
加油
邱非发了疯似的
点开回放
当局者迷
原来 前辈今天就专往他的缺点上打
明明只有两分多钟的比赛
居然把他所有的缺点与不足都挑了出来
一次一次的看着回放
邱非颤抖的手逐渐稳下来
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
不顾一切冲出了训练营
下楼。


走在楼梯上 他就听到了会议室里一片热闹和谐的叫嚷声
混杂着什么
“翔哥觉对是最合适的一叶之秋的继承者”
“叶秋都老成那样子还想打比赛带队啊 哈哈”之类的话语
……
人群从会议室里拥了出来
最前面的孙翔正好和邱非打招面
孙翔手里拿着一叶之秋的账号卡
一下没一下的抛着
一行人看到了邱非
空气突然安静
孙翔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
邱非径直走过孙翔身边
“如果喜欢 就把它当作荣耀 而不是炫耀”
声音不大 却足以是在场的所以人都听清
wodema 这师徒两串通好了吧?!
其实 这是邱非刚和叶秋接触时
前辈告诉他的
当时他也没多想 就直接说了。

刚到门口
就看到沐橙前辈揉着眼睛进来了
“沐橙前辈 叶秋…前辈呢?”
“他…去休息了…但,他会回来的。”
外面下雪了
他看到叶秋前辈迎着风 走在雪天的背影
就这样吧。

这里白亦 初次写文 多多指教 @碎纸机  @顾此难宁